同时要求李先生前往福建泉州提车,买豪车预付25万定金

事由
吴先生向一家汽车销售公司购买一辆豪华轿车,双方约定车辆单价24.8万元,汽车销售公司代缴车辆购置税、保险费、车船税,车辆上牌、PDI检测等配套服务,合计收取28万元。合同中另约定,车价以专卖店开票限价为准。

沪车牌拍卖价格月月看涨,折射出了背后的市民购车热情。然而,记者近日从徐汇、静安、长宁等法院获悉,“买车官司”近年来数量不断上升,汽车销售不讲诚信的情况时有发生。

一字千金,一个字值一千金,原指改动一个字赏赐千金,见《史记·吕不韦列传》:“布咸阳市门,悬千金其上,延诸侯游士宾客有能增损一字者予千金。”

直到付清钱款、拿到发票,吴先生才发现,24.8万的购车款被写成了23.3万元,销售单位名称也换了一家。经过询问得知,两家汽车销售公司“层层盘剥”,多收了他1.5万元钱。为此,他将两家公司告上法庭,要求其共同返还购车款并支付赔偿金4万余元。

“补充协议”出尔反尔

一名男子在给儿子购买豪车过程中,付了25万元定金后不想买了,起诉到法院要求4S店退钱。法院认为男子不是买卖合同方,无权要求退还定金。日前,一审法院驳回了其请求。律师称,由于黄先生儿子违约在先,即便由儿子亲自起诉,也拿不回这25万元定金。

吴先生与前一家公司签订的合同,是双方真实意思的表达,合法有效。根据发票金额,销售公司应返还多收的1.5万元购车款等费用。在此提醒消费者,支付购车款之前,可以要求销售方先开出发票,核对合同和发票上的购车金额是否一致,如不一致可以当场拒绝付款。

李先生以团购方式与一家汽车销售公司签订《汽车代理购置合同》,通过该公司购买一辆奔驰C180轿车,合同约定总价24万元。没想到,一个多月后,李先生陆续收到公司发来的两份“补充协议”传真,让李先生看后大跌眼镜,其中包括24万元的车价变为24.3万元,车子颜色由白车黑内饰改为灰内饰,原本承诺附送的物品都被取消,同时要求李先生前往福建泉州提车。

买豪车预付25万定金

因为已支付1万元定金,交涉未成的李先生只能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汽车销售公司赔偿经济损失6.8万元,退还1万元定金。对此,汽车销售公司辩解,提车地点在福建泉州,当时已向李先生口头释明。公司两次发函变更车辆价款、颜色和提车地点均事先与李先生电话沟通并得到了确认。李先生自己没有在限定时间内提车,造成合同没有履行,责任应由其自负。

57岁黄某是四川省成都市人。法庭上他说,今年3月初,他带着儿子和帅某到黔江区一家车城咨询购买豪车。由于他经济实力雄厚,车城工作人员为留住大客户,便要求他先预付25万元,具体购买哪一款,由工作人员向各省销售商咨询现车存放情况后确定———即哪里有超过300万元以上的超豪华车辆,同时能满足他意愿的,便确定该车。黄某称,他刷卡19万元,帅某刷卡代他付6万元。

法院认为,汽车销售公司虽将合同变更的内容发函给李先生,但无法证明李先生同意变更,构成违约,因此判决汽车销售公司返还定金1万元、赔偿损失1万元。

法院查明,3月13日,黄某的儿子向重庆一家汽车销售公司购买奔驰S63,当天由黄某代付,交了部分定金19万元。22日,帅某又代付剩余定金6万元。该汽车销售公司分别向黄某的儿子出具了两张定金收据。

购车过程中,消费者可以要求合同中明确列出车辆品牌、产地、制造商、型号、批号、配置以及颜色、内装等,防止“货不对版”情况发生。

不买了4S店一直不退款

新车冒出维修记录

黄某称,时至今日,双方依然未能选定具体品牌车型。他要求退款,不在该车城联系购车,但该汽车销售公司一直拖延不退。于是,黄某将该汽车销售公司起诉到黔江区法院,要求返还他预付车款25万元及利息。

不久前,毕先生向一家汽车销售公司购买了一辆“本田”轿车,金额26.58万元。双方约定,毕先生所购汽车的质量及配件均以该汽车生产厂商车辆出厂标准为准。此后,汽车销售公司以“让利”为由,给了毕先生3.2万元折扣。

汽车销售公司辩称,与该公司形成买卖合同关系的人是黄某的儿子,而非黄某,他的刷卡行为仅是一种代付行为。该公司称,公司已经履行了为黄某儿子订车的义务,并向天津一家代购公司缴纳了10万元定金。由于黄某儿子违约,公司缴纳的定金无法退回,代购公司还保留向该公司主张损失的权利。

然而,一次常规保养却“暴露”了新车的秘密。据4S店联网信息显示,毕先生的车在他购买之前,已经有过两次维修记录,项目分别为前右门整形、后备箱整形、行李厢盖喷漆、前门喷漆、前叶抛光等。毕先生十分生气,将汽车销售公司告上法庭,要求对方退还购车款26.58万元,并作同等数额赔偿。但汽车销售公司辩称,给毕先生折扣就是因为车子库存时间较长,所以有一些外部小瑕疵的修补,并没有影响内部性能,修补后符合新车标准,仍应属新车。

该公司还称,黄某支付的25万元应属定金,应按照定金规则执行。

法院认为,在涉案汽车销售过程中,毕先生对让利未作任何基本的询问,汽车销售公司虽未明确告知,但也不存在故意隐瞒或告知虚假情况以诱使毕先生作出购买的行为。汽车销售公司虽在履行合同时存在瑕疵,但不构成根本性违约,毕先生主张解除合同,缺乏法律依据。

不是买卖合同一方被驳回

消费者与销售公司签订合同时应对车辆情况作详细约定,包括是否是返修车、库存车,并确定里程表公里数,发动机号码、汽车代码等,并约定违约责任。此外,如车价有较大折扣,消费者也应问清楚促销原由,切莫掉以轻心。

法院查明,3月25日,该汽车销售公司与天津一家汽车贸易公司签订代理购车协议,约定车名及型号为奔驰S63,定金为25万元,还约定车款于天津汽车贸易公司通知提车前1日内付清,若逾期支付购车款,定金不予退还。第二天,该公司支付部分定金10万元。由于黄某儿子没有在约定的5月5日前支付车款,合同最终不能履行。

发票金额少了1.5万

黔江区法院审理认为,本案中,与这家汽车销售公司形成买卖合同关系的是黄某的儿子,而非黄某。该汽车销售公司出具的定金收据也载明买卖合同的另一方是黄某的儿子。因此,黄某无权要求汽车销售公司退还为儿子购车支付的定金。日前,法院一审判决驳回黄某的请求。

吴先生向一家汽车销售公司购买奔驰C180轿车,双方约定车辆单价24.8万元,汽车销售公司代缴车辆购置税、保险费、车船税,车辆上牌、PDI检测等配套服务,合计收取28万元。合同中另约定,车价以专卖店开票限价为准。

即使儿子起诉 定金也难讨回

直到付清钱款、拿到发票,吴先生才发现,24.8万的购车款被写成了23.3万,销售单位名称也换了一家。他打听得知,两家汽车销售公司“层层盘剥”,多收了他1.5万元钱。为此,他将两家公司告上法庭,要求其共同返还购车款并支付赔偿金4万余元。

重庆晚报新闻律师团成员、志同律师事务所余波律师认为,本案中,黄先生的儿子与4S店之间以口头形式达成购车意向合同,他基于购买豪车的目的支付定金25万元,这是一种对合同表示承诺的行为。因此,在黄先生代付定金,4S店出具收据时,购车意向合同成立。

法院认为,吴先生与前一家公司签订的合同,是双方真实意思的表达,合法有效。根据发票金额,销售公司应返还多收的1.5万元购车款等费用。

余律师称,黄先生代付的定金可以理解为支付25万元作为订立购车合同的担保。根据《担保法司法解释》第115条“当事人约定以交付定金作为订立主合同担保的,给付定金的一方拒绝订立主合同的,无权要求返还定金”的规定,由于是黄先生的儿子违约,即便是由他亲自起诉,也拿不回25万元的定金。

消费者支付购车款之前,可以要求销售方先开出发票,核对合同和发票上的购车金额是否一致,如不一致可以当场拒绝付款。

可不可以继续履行合同呢?余律师认为,本案中,如果黄某的儿子有充分证据证明黄某不在该车城买车的行为未经其授权,不是他真实意思表示。作为真正购车人,虽没有按约定交款,但如果他在补足余款后,承担逾期付款违约金,是可以继续履行买卖合同的。

定金不能退

订金可以退

重庆晚报新闻律师团成员、志同律师事务所余波律师认为,很多人不了解合同中定金与订金的差别。订金并非规范的法律概念,相当于预付款,并不具备担保性质。两者最大的区别是:定金交了后,买家不能申请退回,卖家如不能履行要双倍返回。订金则没有这个约束,买家可以要求退回,即便约定了违约责任,扣除违约金,依然能退回大部分金额。

余律师建议,在购车买房中,付款前一定要看清收据上写明的交纳款项是定金还是订金。如果担心卖家违约,就写定金。如果不一定购买,只是意向,最好以写订金形式支付。一旦出现本案情况,在双方协商不成时,可请工商行政部门调解,减少一定损失。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