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发生之后,由于电池供应商A123已经陷入中国万向集团与美国江森自控的

在连续出现两次“自燃事故”之后,菲斯克也有点坐不住了,无论是在资金方面还是在后续车型的开发方面,又或者海外市场的开拓,菲斯克都急需做出一些成绩来证明豪华电动跑车还是大有作为的。

11月28日,彭博社报道称:美国豪华混合动力跑车制造商菲斯克表示,由于电池供应商A123已经陷入中国万向集团与美国江森自控的“破产争夺战”,旗下Karma车型的电池供应出现断链已经停产。菲斯克目前所能做的就是等待“A123争夺战”最终落幕之后电池供应能够重新回到正常轨道上来。

8月14日,菲斯克再次决定更换其CEO,现任首席执行官Tom
LaSorda将会被通用雪佛兰VOLT的前任主管Tony Posawatz代替,而Tom
LaSorda则会继续留在菲斯克担任“顾问”的位置。

而就在同一天,路透社则报道称菲斯克由于自身原因再次缺席中国市场。自2008年菲斯克Karma首次亮相之后,似乎就从来没有顺利过,而最近的两次危机似乎都与“中国”两个字脱不开关系。电池供应断链、资金短缺,菲斯克来华淘金难到仅仅就是黄粱一梦而已?

两把“火”

停产风波

8月13日,一场发生在加州伍德塞德停车场的“自燃”事故让菲斯克的豪华插电式混合动力车Karma再次成为媒体关注的对象。

在11月28日洛杉矶国际车展上,菲斯克首席执行官Tony
Posawatz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A123系统公司是菲斯克唯一的电池供应商,A12310月份遭遇破产危机之后菲斯克Karma车型已经停产达一个月之久。”

事件发生之后,菲斯克随即发布公告称已经开始调查该事件的起因,“据我们所知,涉及Karma的火灾当中并没有人员伤亡,在火灾发生之后火势被迅速控制,而该款Karma的损伤仅限于驾驶员的右前方车轮位置,距锂离子电池以及电动马达部位还有一段距离,并且火灾发生之时该车并没有处于充电状态。”

“由于没有富余的电池可供使用,我们的生产已经不能持续。Karma车型的库存已经变得越来越少,我们希望能够尽快恢复生产,毕竟A123最终归属问题将会在12月份得到解决。”
Tony
Posawatz说,“无论是美国江森自控,还是中国万向接手A123,只要能够继续为菲斯克提供电池就可以了。尽管菲斯克可以寻找其他的电池供应商,但测试与评估该供应商的商品是否符合菲斯克的要求就需要一年之久,菲斯克不能冒险。”

菲斯克并不愿意将“火灾的发生”与“Karma的设计、技术上存在缺陷”联系起来,“我们首要关注的仍然是Karma的安全性能,无论是在设计上还是在动力总成技术方面我们持有绝对的信心,我们的工作人员一直在跟相关的客户进行商榷,以便进一步调查该事件的原因,除此之外我们还聘请了独立的消防专家协助我们的调查,一旦调查完成并有确定的结果我们会有进一步的声明。”

此前A123曾要求与菲斯克解除合约遭到菲斯克的强烈反对。据彭博社10月29日的消息,菲斯克在万向与JCI争夺日益激烈之时就曾经要求美国特拉华州破产法院的法官考虑A123破产对菲斯克的影响。菲斯克代理诉讼律师Gregg
Galardi在对破产法院的陈述当中表示:“破产法院同意A123在这么短时间之内出售旗下资产,是对其他相关债权人的不负责任,A123拒绝履行与菲斯克的合同已经严重损害了菲斯克的利益。”但是A123却坚称:菲斯克公司的出价已经低于电池的市场价格,而与菲斯克先前订立的合约也是造成其走向没落的罪魁祸首。

几天之后,一家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科罗娜的火灾研究事务所的分析报告显示:“加州伍德塞德停车场发生自燃事件的Karma主要是由于车左前方的冷却风扇出现故障导致的。”这一结果将导致菲斯克再一次召回已经发售的Karma车型以更换出现问题的冷却风扇。

另据记者调查,A123与菲斯克的合同占据其所有利润来源的四分之一,而A123同时也是菲斯克唯一的电池供应商,这两家公司就像同一根草绳上的“蚂蚱”,停产风波对于菲斯克或者A123来说都关系到未来的发展问题。

菲斯克的创始人Henrik
Fisker表示:“导致该故障的原因仅仅是一个单一的元件,并不涉及锂离子电池系统以及电机电子元件。”

“已经在悬崖边上”

但是关注此事件的媒体更愿将伍德塞德停车场事故与今年5月份的另外一次事故联系起来,且菲斯克至今仍未公布关于上一次事故的相关结果,菲斯克新闻发言人Roger
Ormisher辩解称:“两次事故的发生并没有直接的联系,况且伍德塞德事件尚未彻底调查清楚,最终结果还难以确定。”

菲斯克面临的不仅仅是停产而已。自2008年Karma车型首现当年底特律车展之后,菲斯克的发展境遇似乎就从来没有顺利过。

领导层的更迭

先是无法获得加州空气委员会和EPA环保认证造成Karma无法上市销售,再是2010年的“订单危机”将菲斯克的盈利泡沫刺破,随后Karma的后续车型Atlantic也因资金问题被搁浅。最终让菲斯克走向“崩溃”的却是2011年在美国《消费者报告》测试后的起火事件,而造成该火灾的主要原因就是A123提供的电池存在缺陷。

刚刚上任不到半年的Tom
LaSorda并没有成为菲斯克的救世主,有着30年汽车从业经验的Tom
LaSorda并非没有才干,只是他没有出现在合适的时间,而菲斯克的问题恰恰不是更换一个CEO就能解决的。

面临各种危机的菲斯克急切希望通过Karma的销售来跳出目前的困境。2012年8月14日,菲斯克创始人Henrik
Fisker先是聘任通用雪佛兰VOLT的前任主管Tony
Posawatz担任CEO主管菲斯克的销售与开发,而Tom
LaSorda(前克莱斯勒CEO,2011年加入菲斯克并在2012年3月担任CEO)则继续为菲斯克充当“顾问”的角色。

Tony
Posawatz,这位前任通用雪佛兰VOLT的总监能否改变菲斯克的命运,至少Henrik
Fisker和Tom LaSorda都是这样认为的。

2012年11月26日,菲斯克再次更换其销售高管Richard Beattie,而接替他的Joel
Ewanick与Tony
Posawatz一样来自于通用。“当我们寻求一个能够提振菲斯克销售事业的人选时,没有人比Joel
Ewanick更加适合,Joel
Ewanick所拥有的专业经验与知识将帮助菲斯克度过这个困境。” Tony
Posawatz对外表示。

“在电动汽车技术创新领域内,Posawatz具有的深度的学识以及丰富的经验绝对可以使他成为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领导者,拥有了Posawatz在电动车制造方面的造诣,菲斯克必定会成为这个领域的先锋。”Henrik
Fisker对Posawatz显然十分看好。

但更换高管并不能彻底解决菲斯克的问题,菲斯克最缺乏的仍是资金。5.29亿美元的贷款被美国能源部截留,再加上Karma销售不利,对于菲斯克的资金链条来说是一个沉重的包袱。“我们已经站在了悬崖边上。”
Henrik Fisker在接受外媒采访时表示,而Tony
Posawatz同样也在为资金问题挠头,“我们已经募集了大约12亿美元的私人基金,但募资的过程从来没有停止过。”

而被接替的LaSorda对这位新CEO同样是赞赏有加:“Posawatz是菲斯克最完美的CEO人选,他一直都处在这个领域的最前沿,当然,他也是世界上少数能使电动汽车实现量产的人物之一,我在任期间的工作之一就是寻找一位能够带领菲斯克前进的执行者,而Posawatz是最为合适的人选。”

中国是否能够救火?

Posawatz在菲斯克的主要任务将是开发下一代电动跑车车型Atlantic,并在第二代动力总成的开发当中担任重要位置。

菲斯克急切想改变其销售现状,而中国市场很可能就是它最后的战场。

除了更换CEO,菲斯克还替换了另外两个比较重要的位置,原北京奔驰总裁Joseph
Chao被任命为菲斯克中国及亚太地区负责人,这一任命被看做是加快Karma车型入华步骤之一;而之前负责克莱斯勒生产装配的Alberto
Gonzalez则被任命为菲斯克制造副总裁。

11月28日,路透社援引菲斯克新闻发言人Roger
Ormisher的话称:“菲斯克原本计划于今年年底登陆中国市场销售新车,但是由于公司没有拿到中国政府的销售许可证,最终只能先试水中东地区市场。”

“这些新任命是我们给投资者所发出的强烈信号,无论是菲斯克目前所处的状况还是未来菲斯克将要发展的进程,这个团队将给菲斯克带来更为丰富的产品以及更为广阔的市场空间。”
Henrik Fisker表示。

菲斯克今年曾宣称会在11月份进入中国市场,但是在中国市场遇到的困难并没有让菲斯克的美梦成真。Henrik
Fisker表示:“菲斯克并没有如愿进入它期望的市场,但是我们正在进行适当的调整。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市场,到2020年豪华车的销量将会达到270万辆,超越美国成为该细分市场之首,我们将在明年进军中国。”

问题远不止这些

但是明年菲斯克真的能够在中国内地上市销售吗?

今年6月份,菲斯克Karma车型的销量数据曾一度令Henrik
Fisker雀跃,自去年12月份在美国和欧洲上市以来已经累计销售超过1000辆,而今年前四个月的销售额也已经突破一亿美元。

早在2010年,菲斯克就与中国广汇汽车销售集团签订了代理协议,并期望借助广汇的销售渠道将菲斯克Karma带进中国市场。随后菲斯克还在上海进行了各种各样的测试活动为进入中国市场造势,据悉为了能够取得当地政府部门的认可就耗费了100万美元。但最终结果如何呢?

“我们已经取得荷兰地区四门豪华轿车销量亚军的好成绩,我们今年第一季度的销量比玛莎拉蒂还要好,能有几个美国汽车公司能够在欧洲豪华车市场当中取得这样的成绩?”Henrik
Fisker表示。

就在截稿前,《华尔街日报》又传来消息称菲斯克正在寻找合作伙伴或买家,可能将被售予中国或欧洲企业。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菲斯克将首先考虑从中国或者欧洲寻找投资者或买家,原因是公司高管认为这两个地区对发展电动车的兴趣超过美国。而对于潜在的合作者,菲斯克将提供一款已经开发的电池动力车设计,该车研发费用超过10亿美元。而本报记者猜测这款车型或许就是停滞很久的Atlantic。

虽然Henrik
Fisker在公开场合一直表示对菲斯克的现状还算满意,但私下里也充满了焦虑:“我一直都在避免在公众面前发表意见,我们今年面临的挑战确实很多,令人鼓舞的只有Karma的销售成绩,但重要的是这个新兴的美国豪华车品牌真的能够在任何市场与宝马7系或者奔驰S级相媲美吗?”

不管是进军中国市场,还是寻求被中国收购,“中国”真的能够救得了菲斯克吗?根据之前的形势来看,这或许只是黄粱一梦而已。

除了两场火灾以及Karma的销量,菲斯克需要关心的问题远不止这些,新团队的磨合、下一代产品及动力总成的开发、海外市场的开拓、资金的压力,这些都是菲斯克急需改进的方面,其中资金的压力可能是其所面临的最大困难。

Ray Lane,菲斯克的董事同时也是Kleiner Perkins
Caufield&Byers风险投资公司的合伙人在8月15日的媒体采访中表示:“我们需要更多的钱来开发下一代车型,虽然在过去的一年中我们已经募集了超过4亿美元的资金,但是我们还需要额外的1.5亿美元来保证收支平衡,并在2013年实现获利。”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