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半年还会有针对乘用车的政策吗,企业需转变观念建立主导培育市场的意识和能力

下半年还会有针对乘用车的政策吗,企业需转变观念建立主导培育市场的意识和能力。下半年还会有针对乘用车的政策吗,企业需转变观念建立主导培育市场的意识和能力。下半年还会有针对乘用车的政策吗,企业需转变观念建立主导培育市场的意识和能力。记者:最近我们刚出了汽车“以旧换新”的政策,这次主要是针对商用车的。下半年还会有针对乘用车的政策吗?

下半年还会有针对乘用车的政策吗,企业需转变观念建立主导培育市场的意识和能力。下半年还会有针对乘用车的政策吗,企业需转变观念建立主导培育市场的意识和能力。随着新能源汽车市场不断拓宽,对于补贴政策有着很多的讨论。为更好推动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健康、持久的发展,寰球汽车传媒集团就当前新能源汽车发展过程中存在的问题举办了专门研讨会。针对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杨裕生在会上表示,我国现在的情况是没有补贴,企业难以为继;不退坡,企业难以自立。企业的依赖性很强,不能自立。如果不搞积分制,责任落实不到企业,缺少持续发展的东西。

下半年还会有针对乘用车的政策吗,企业需转变观念建立主导培育市场的意识和能力。李毅中:应该还会有拉动的政策。刚才也谈了这个问题,“以旧换新”本来是符合循环经济的,我们家电“以旧换新”什么的都已经实施过了。汽车是刚开始的,我觉得应该进一步深化。

去年四部委的《通知》确定,十三五期间电动汽车补贴政策退坡。在2020年以后不再补贴,这就意味着政府主导培育市场的模式结束,开始企业主导培育市场的阶段。杨裕生表示,在2016-2020年间是新能源汽车“市场化”的过渡期。类似于婴儿的断奶期,在这个期间母亲和婴儿都适应,尤其是婴儿不适应。如果措施得当,健康成长。政策措施如不当,2020年补贴陡然停止,必然影响市场“发育”。

下半年还会有针对乘用车的政策吗,企业需转变观念建立主导培育市场的意识和能力。记者:对乘用车我们也需要在节能方面推进“以旧换新”?

企业需转变观念建立主导培育市场的意识和能力

下半年还会有针对乘用车的政策吗,企业需转变观念建立主导培育市场的意识和能力。下半年还会有针对乘用车的政策吗,企业需转变观念建立主导培育市场的意识和能力。李毅中:我想应该是这样的。

下半年还会有针对乘用车的政策吗,企业需转变观念建立主导培育市场的意识和能力。下半年还会有针对乘用车的政策吗,企业需转变观念建立主导培育市场的意识和能力。同时2016-2020年间汽车企业必须转变观念、改变习惯、苦练内功,建立主导培育市场的意识和能力。近年来的高补贴培养了我国部分汽车企业一些不好的习惯。一个就是追逐高补贴车种的习惯。哪一个高就去干那个车。依赖高补贴的习惯以及短视眼前利益,不考虑长远的发展。做高配制、高价车的习惯。因为补贴高,尤其是现在补贴是跟电池量挂钩。杨裕生通过调查分析道,燃油车的企业利润是在2%-8%之间。这几年电动车的利润率是10%-20甚至还有更高的。车企的这些习惯不利于本企业的发展,也不利于电动汽车的市场化,必须在市场化的过渡进程中改变。

记者:汽车下乡的政策今年还会不会有?

下半年还会有针对乘用车的政策吗,企业需转变观念建立主导培育市场的意识和能力。下半年还会有针对乘用车的政策吗,企业需转变观念建立主导培育市场的意识和能力。其次,在2016-2020年间车企必须苦练内功,建立主导培育市场的意识和能力。补贴作为激励机制是发展初期政府培育市场的手段,是在电动汽车市场建立过程中临时性、过渡性的必要措施。既然是临时性、过渡性的,就必然要改变。所以建立电动汽车市场,终究要由汽车企业来主导。所以汽车企业要在电动汽车必然持续发展的大格局下,不存侥幸心理,不搞短期行为,下定决心做长远打算,掌握核心技术,将企业建设为强大的电动汽车专业性公司才是长远发展的本质。

下半年还会有针对乘用车的政策吗,企业需转变观念建立主导培育市场的意识和能力。下半年还会有针对乘用车的政策吗,企业需转变观念建立主导培育市场的意识和能力。李毅中:这个是阶段性的政策,今年退出了。

小型电动车和增程式车型是市场化的较好选择

记者:不会再延续了吗?

谈及目前电动车技术路线选择问题,杨裕生给出了自己两个建议方向,第一个就是发展节能又减排的小型乘用车。因为小型乘用车用材少,电耗低,成本低。如果合理配置受补贴退坡的影响就小,比较容易市场化。其次就是发展没有补贴,已经市场化的低速车。现在用铅酸电池的电动车没有补贴,大概每年增幅保持在50%以上,供不应求。与此同时,现在铅酸电池有新的技术,行业的整顿效果也很显着。所以我们要公正的对待铅酸电池,不要认为它是古老落后的。

李毅中:现在把重点放在鼓励新能源汽车上了。

第二个建议是用好现有电池,发展增程式电动汽车。在最佳的工况下发电,通过电机驱动行驶实现节油50%。以2-3年的节油钱抵偿电池的价钱,完成市场化阶段。同时,现在的磷酸铁锂电池完全满足要求,且安全性高,不必追求比能量高而安全性低的电池做纯电动车。

记者:您对铅酸电池怎么看?

最后杨裕生总结道,电动汽车市场化,就是补贴退坡,一直道取消补贴的过程,电动汽车市场化的关键措施是补贴退坡+积分制;电动车积分制,应该节油和减排并重。像TESLA式长里程纯电动车排放高,不不宜鼓励,而小型乘用车和增程式是最容易市场化的电动车。

李毅中:铅酸电池已经应该退出市场了,因为污染比较严重,今后要大力发展锂电池。

记者:很多人说铅酸电池目前是因为管理不够导致的情况,您怎么看待?

李毅中:这个不能完全怪政府,企业是主体,企业在使用,维护、维修到最后的废弃应该是有手段的。

记者:现在有人觉得我们国家的电动车安全标准体系是跟不上产业发展的,前一段时间也出了事故,就觉得是整个安全体系监管方面还跟不上,这个您怎么看?

李毅中:刚才我也讲了,要做好电池安全的规范和标准,现在国家已经在做了。因为它存在在产业发展过程当中,有时候,像比亚迪的事故,事故本身要纠察原因,总结教训,但是不能因为这个对电动汽车的安全性产生怀疑。

记者:您对未来新能源政策是如何展望的?

李毅中:新能源节能性,包括纯电动车,混合动力车,经过一番讨论以后,业界认识统一了,应该把纯电动汽车作为我们战略发展的方向。战略方向应该坚定不移,而且应该加快培育和发展,加快培育和发展首先是要解决技术难题,纯电动汽车电池、电机、电控,要进行行业的攻关,组织起来攻关,尽快把关键技术,核心技术突破,提高电池的电流密度和指标。

同时要树立市场化,商业化,带来充电的时间,充电的装置,布局等等,这个是毫无疑问要加快的,但是同时绝不能轻视内燃机汽车的节能减排,因为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汽车的保有量也好,产量也好仍然是内燃机车占主导,所以在加快新能源汽车的同时,对于传统汽车的节能减排更要下工夫。所以我们确定了第一阶段,第二阶段,第三阶段乘用车百公里耗油指标。达到了第三阶段以后才会接近和赶上国际先进水平,目前还是有差距。

记者:现在安全性还是关注度很高的,您刚才也谈到了,您认为从国家的职能部门层面,今后应该如何完善监管?

李毅中:刚才也说到了,还是要以平衡的态度对待,要查清原因,总结经验教训,在标准规范上,特别是安全标准规范上,要尽快制定,严格遵守,加强监管。

记者:在咱们电动汽车研发的落地选择上,主要是以自主研发为主,还是和外资合作为主?

李毅中:这两个是不矛盾的,我们讲自主创新,并不排斥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这两个是并行的。当然核心技术,关键技术是买不来的,更多要靠我们自主创新。

记者:在电动汽车这个方面,现在各个厂商的生产技术标准是不一样的。然后包括在国内落地配套的时候,也是和各地的标准配合,您怎么看?

李毅中:我也是跟刚才的专家学者一个意见,我们不能各自为战,分散攻关,这个问题是行业的共性问题,所以要进行行业攻关,这个就产学研用相结合,政府主管部门要进行组织,这样就可以集中我们有限的资源,能够在短时间内攻克难关,掌握核心技术,同时就是各个方面要互相的衔接。刚才说的,光是在汽车的结构上,汽柴油的质量如果上不去,节能减排也上不去。

记者:郭院士在今天论坛上说的到低速电动车,这部分车现在是有市场需求的,但是国家的政策是遏制的,您觉得低速电动车未来会是什么情况?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